oleander

【雾盖】就凭你们全部加一起?

私设如山,不上升到真人。欢迎评论,举起雾盖大旗。

-对头,重庆山歌不能比,就凭你们全部加一起。

决赛雾都把投给盖的按钮按下去的时候,走路带风,没多余的动作哗众取宠,然而盖隔着台底下的人群能看见这个92年的年轻人眼底他熟悉的拿你没办法的笑。

-就是想说把你的话再唱一遍嘛。

贯穿整个夏季的热热烈烈的大轰趴在双冠军的结局下结束,如果说有什么是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啊原来还有这么多人是这样生活”之外,可能就是嘞是雾都了。

盖有时候给雾都打电话问他,你有没有天天打喷嚏。全国的观众乃至台湾都天天嘞是雾都。

-才没有呢,我是Tony。

-Tony老师我头发长了。

雾都是个早慧的人,早慧区别于早熟大概就是早早的知道自己想干嘛、能干嘛、去干嘛。生活本就不拘泥于形式,不在意去处,不深究来往。站的高是不是就望的远雾都不知道,也没太大的兴趣知道,一路重点学校,再远渡重洋到了美国,心境本就比旁人高,看得多了更加清楚人都是一样的道理,管你中国美国,白人黑人或者黄人。

《雾都夜话》做出来的时候雾都没想太多,就像他接受川渝陷阱的时候说的,我就是写了某一段时间重庆人自己的记忆。

盖在微博上找到他,聊音乐。15年的雾都还是个把微博当做生活分享工具的普通年轻人,没有现在那么多的回复、转发、私信,当然也就没有现在那么多的无缘无故的爱和无边无尽的恨。

野路子,真是野路子,可是这路子确实是野。绕口令一般的话在雾都脑子里浮现在跟盖聊音乐聊了来回几百条私信后。

要说盖有什么是别人比不了的、可以紧紧抓住雾都视线和耳朵的,可能就是盖那来自川渝之地的厚重和上天赏赐的音乐天赋,他的音乐理念未经雕琢原生态,技术技巧却因生活而被迫打磨。

架不住盖的诚意,准确说是软磨硬泡,雾都现在想想也许早在那个时候他就拿盖没办法,于是雾都加入了gosh。

网友奔现是很残忍的,看你怎么想这个问题。雾都觉得自己长这么大可能都没见过像盖这么复杂又单纯的人。他就像石头缝里长出的花,又招摇又倔强,任凭风吹雨打也要开的又瞎又大。

人跟人相处需要一个过程,跟盖跟gosh的相处自然也需要磨合。雾都有时候挺委屈,网友老说他高冷低调,他其实只是懒。川渝地区的对兄弟的定义和在马路上人挤人喊一句“兄弟让一让”不一样,前者是不离不弃后者是买卖里卖家喊声“美女”。

Bridge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到如何看到盖的脾气,他说你不会因为你兄弟突然有一天弱智了就不管他了,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雾都觉得gosh可能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雾都融入gosh比想象中的还容易,说到底都是扎根于这片土地的人,带着天生的善意和热忱,gosh做事讲究快乐,做音乐讲究随心,这样的团体所具有的包容性是雾都最欣赏的,也是盖之幸。

盖爱哭,雾都深刻意识到这个事情是在盖要离开gosh的那个时候。gosh的成员在早期对于gosh的存在态度更像是对大学生社团,社团活动能当做生活的全部么?雾都也不能,再说了又有什么能是生活的全部?我开了抹茶店难道抹茶店就是我的全部了?

雾都对盖的感情比起对其他成员,多了一点的是最开始聊音乐的纯粹,所以当盖一人力挑说唱会馆的时候,雾都被他的铁血真汉子举动惊到了。雾都写歌歌词里流露出的睥睨一切的大格局与他本人经历有关,心态写进了歌词里;他看盖歌词里面的大格局大境界认为更多的是盖这个人的悟性和生活态度。这么想着他也就理解盖对待别人真诚甚至有时候低微却没换来同样真诚后的大发脾气。

第一次见到盖哭,雾都像个普通的直男一样举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在旁边看着其他人像是习惯了一样安慰盖。雾都大部分时候看的很开,但是他个性里有非常较真的一面,如果体现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的话,就是安慰人光让他这次停止哭泣时不够的,要从本质上断绝他下次哭的可能性。这种狠劲到他第三次看盖哭开始执拗的爆发出来。

盖离开gosh雾都没有开口留,邀请他进来的人此刻要走,雾都甚至觉得对盖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世界太大了,中国太大了,现在似乎是通了网就可以到达全世界,其实还差的远呢,有些经历和感悟一定要是脚踏大地才能明白。盖要做个人巡演,走之前来问过雾都,雾都仔细看了下他想巡演的城市,说,盖哥你去吧,这些城市都不错。那句“我觉得你还会回来”到底是没有说出口。

盖的个性爱他的人往死里爱他,恨他的就可以说是又深又广了。中国走一圈,bridge把他带了回来。回来的时候,是雾都第二次见他哭,倒不见得是数字意义上的见他哭,盖泪点太低了,任何事情触及他内心都会落泪。对于雾都而言能算的上几次的都是有重大意义的。

盖回来后兄弟们喝的叠成山,结束的时候大家都摇摇晃晃的搞不清东南西北,雾都心里带着事,从始至终保持着清醒,散场的时候跟bridge说,我送盖哥回去。

雾都把他带回了自己家,把盖收拾好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后,已经快凌晨三点,雾都坐在阳台上点了一支烟,只是点着,看着火光微闪到熄灭,袅袅的烟伴着夜色,月光看不清他的脸。

-周延我们在一起吧。

盖伴着宿醉醒来,得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看着雾都明显一夜未睡的黑眼圈和眼睛里遮不住的精光,鬼使神差的说,好。

双方都是谈过女朋友的人,跟男的确定关系都是第一次,看上去好像跟以前没什么区别,雾都自己知道他骨子里狠劲开始作祟了。

生活上体现不出来,都是大老爷们,突然有一天出了柜也还是大老爷们,不可能像小姑娘一样腻腻歪歪的谈恋爱。时间一天天过去,适应新关系的两个人也就是谈音乐,比以前多的就是谈完音乐一起回家或者逛个菜场做个饭,偶尔交换一个拥抱,夜里在床上爱抚安慰。

落入情网影响不了事业发展,更不用提影响一个人的性格了。17年初,雾都看见盖第三次哭。

-mmp不能忍了。

gosh这个团体有种独特的气质,非要形容出来就是带着仙气,身在尘世间,不在五行中的仙气。他们看事情看的太明白,又重感情,兄弟之间的感情从来不是体现在嘴皮子上。年初的事盖又炸了,gosh的男孩子们急着围着盖转,力求转换他的注意力,什么网络beef,还不如去真吃快牛排。

可是雾都不能忍,他性格里的狠劲如果说之前只是兄弟,就冲他属于gosh里看的最远想的最开的那一个,忍忍就忍忍。现在这不仅仅是兄弟,这是爱人。

所以gosh厂牌里出歌参与beef的当之无愧的是雾都,出了那首《Y'all Wanna War Right Now》。

-对头,重庆山歌不能比,就凭你们全部加一起。

气势磅礴、睥睨一切。

然而就像歌词里写的,这场网络beef的整体受众从创作者到听众,跟风评论,找优越感,审美体现在歌词的长短,是非黑白躲在屏幕后面敲键盘。

盖被雾都突然爆发的罕见怒气吓到,结结巴巴抓着雾都的手说,幺儿我、我不气了,你也别气了呗。

gosh的人都知道盖哥狠是假狠,看久了觉得可爱;而雾都的狠是真狠,见一次就觉得可怕。雾都对盖的维护延展开来,像一张大网,到gosh的其他成员敏感的迟钝的都发现的时候,似乎除了觉得好像理所应当,也没啥别的想法了。

盖是个有地盘意识的人,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在有安全感的地方他就作的特别大,这个安全感给个定义的话应该是指在兄弟身边,gosh任何一个男孩子在他身边,他都能觉得天不怕地不怕的有底气。参加中国有嘻哈跟bridge一起,bridge年轻聪明有活力,他的支持让盖觉得中国有嘻哈也是自己的地盘。不过还不够。

最让他有底气的还是雾都。从“嘞是雾都”到“他们有的我都有,我有的他们没有”,在到决赛的“对头,重庆山歌不能比,就凭你们全部加一起”,雾都人没来,盖把他说的话全带来了。

所以比赛期间那场遍及全网的beef盖压根不放在心里,更不用提哭了。雾都在微博上立场鲜明的支持自己爱人,想写diss的心情在接到盖电话发现他心情不错之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终于可以见面的高兴。

决赛请来了百人rapper评审团,雾都受邀在列,gosh其他的homeboy作为观众也在场下。盖觉得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爱的人要给我投票,爱的兄弟在场下为我呐喊,四舍五入这就是在自己场子表演啊。

决赛到达尾声,第二轮投票雾都上来把金链子给盖,握手拥抱的时候雾都悄悄对盖说:你个瓜娃子。

投完票雾都坐在那里翘着脚看其他rapper投票,顺便想,这算是网络beef变情趣么。


The one and only——Matt Damon